未给残疾且无生活来源的母亲保留遗产份额的自书遗嘱是否有效?近日,闽侯法院审结了这样一起遗嘱继承纠纷案件。

       刘明(化名)于2013年以55万余元的价格购买了一套房产,房屋权属登记在刘明一人名下。2015年刘明与露露(化名)登记结婚,并生育一女刘玉(化名)。2017年刘明病重,自书一份遗嘱将上述房产交由妻子与女儿继承,房产由妻子全权处理,母亲刘梅(化名)无权继承。刘明留下遗嘱半个月后过世。露露认为,该房产虽由刘明婚前购买,但婚后夫妻共同还贷,现在房屋已经增值,二人共同还贷部分及房屋增值部分应为夫妻共同财产,现刘明将房产全部交由其与女儿共同继承,婆婆刘梅应配合其进行房产过户。刘梅不认可遗嘱的真实性,认为房产虽登记在刘明名下,但其支付了购房首付款16万余元,对应价值的房产应归其所有。婆媳二人无法协商一致,遂诉至法院。

       闽侯法院经审理认为,公民有权立遗嘱处分自己的财产,刘明留下的遗嘱符合自书遗嘱的形式要件,在刘梅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该遗嘱并非刘明真实意思的情况下,应当认定该自书遗嘱的效力。但保障老年人的合法权益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子女作为赡养人应当履行对老年人经济上供养、生活上照料和精神上慰藉的义务,照顾老年人的特殊需要。刘明作为刘梅唯一的赡养人,本应对刘梅履行赡养义务,但其却先于刘梅去世,且刘梅肢体残疾、无收入来源,应为刘梅保留必要的遗产份额。因该房产系刘明婚前购买、婚后由刘明与露露共同还贷,对夫妻共同还贷及增值部分进行析产后,刘明个人所有部分的财产才属于遗产。故法院判决,刘明留下的房产归露露与刘玉所有,但露露、刘玉应向刘梅支付房屋折价款16万元。

       法官说法:遗嘱人未保留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继承人的遗产份额,遗产处理时,应当为该继承人留下必要的遗产,所剩余的部分,才可参照遗嘱确定的分配原则处理。本案中,刘梅作为继承人肢体残疾又没有生活来源,在处理遗产时,应当为其保留必要的份额,剩余部分才可参照刘明的遗嘱进行处理。

      法官提醒:赡养父母是我国公民的法定义务。对因年迈、疾病、伤残而丧失劳动能力的法定继承人,在其缺乏劳动能力又无生活来源的情况下,保留他们的必要的继承份额,既符合基本道德规范要求,又对引导家庭成员之间互相帮扶,促进和谐家庭建设起到重要作用。

 

      法条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四十一条:遗嘱应当为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继承人保留必要的遗产份额。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条:自然人可以依照本法规定立遗嘱处分个人财产,并可以指定遗嘱执行人。

      自然人可以立遗嘱将个人财产指定由法定继承人中的一人或者数人继承。

      自然人可以立遗嘱将个人财产赠与国家、集体或者法定继承人以外的组织、个人。

      自然人可以依法设立遗嘱信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继承编的解释(一)》第二十五条:遗嘱人未保留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继承人的遗产份额,遗产处理时,应当为该继承人留下必要的遗产,所剩余的部分,才可参照遗嘱确定的分配原则处理。继承人是否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应当按遗嘱生效时该继承人的具体情况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