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我问过一些年轻的同事是否愿意“加盟”民一庭,许多同事都摇摇头或摆摆手,直言道:“我宁愿去法庭,也不愿到民一庭。”他们给出的理由:民一庭的案件难,民一庭的当事人刁,民一庭的工作吃力不讨好。

  的的确确,全院新型、疑难、复杂的民事案件,民一庭的法官要先行先试;发回重审的各类民事案件,民一庭的法官要做好清理扫尾工作;对于缠诉缠访的当事人,民一庭要做好息诉息访工作;全院民事审判的数据统计、分析和工作总结,则是民一庭一项经常性的“必修课”;其他有关民事审判的事务性工作,民一庭也要做好上传下达。就是这样一个让人望而却步的司法田地里,就有一群老黄牛默默地耕耘了十几年、甚至二十几年,将自己最美好的人生时光都留在那一本本发黄的卷宗里,将人生的华章书写在那一份份让人称颂的裁判文书中,这或许也是我们内心深处的那份孤独坚守的真实写照。

  也曾有外人说道,民一庭的法官每天处理那么多涉及当事人财产权益的案件,这就是一块让人艳羡的肥缺。我曾开玩笑地回应道:“看看我们民一庭法官的身材,你就知道我们身上有没有油水?”正如外人所言,民一庭的案件涉及到当事人的婚姻家族权益、劳动权益、房屋买卖、损害赔偿等直接与当事人利益相关案件,这些案件的诉讼标的少则一百万,多的则高达数百万。办案的过程也是一个充满利益诱惑的过程,民一庭的法官多年来总能管住自己的手不乱拿,管住自己的心不乱想。曾经,有一起离婚案件的原告在拿到离婚判决书后,悄悄将一个装有几百元现金的信封趁机扔到法官的办公桌的抽屉里,承办法官发现后,当即冲出办公室,追上原告将信封“完璧归赵”。曾经,有一起高达上百万元的民间借贷案件,为了打赢官司的被告来到民一庭领取诉状副本等应诉材料后,在民一庭其他干警外出办公的时候,将一沓百元面值的钞票塞给承办法官,承办法官当即义正辞严地挡了回去,并对被告发出了严厉的警告。这样的事例,每年都有,这样的歪风,每年都会遇上,但民一庭的法官总是用他们那坚强的臂膀筑起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廉政长城,将污浊之流挡在城墙之外,让司法的田野永远呈现出一派清新、翠绿的美丽景致。

  当每一份凝聚我们心血的裁判文书送达到当事人手中,我们总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但烦恼又随之而来,胜诉的当事人阳光般的笑意还未消散,个别败诉一方的当事人排山倒海的怒怨如疾风暴雨般地袭来,这种“晴转阴”天气的瞬间转换,我们已经经历得太多太多。对当事人的质疑,我们会一遍遍地向其析疑明理,让其释然。对当事人无端的责难,我们会默默地承受,我们也会勇敢地面对,因为未来的时间、胸前的天平,还有那片纯净的司法田野会为我们证明,我们已将正义写在那一份份是非分明的裁判文书之中,我们还将忠诚镌刻在共和国司法的丰碑之上。

  当人生的夕阳向我们走来时,后代会为我们而自豪,因为我们是二十一世纪中国司法的开创者。祖国也会为我们骄傲,因为我们是国家前进和发展的守护者。多年以后,当我们回望那一片片自己艰辛耕耘过的田野展现出一层层金黄翠绿的景象时,我们也会向这片纯美的田野发出欣慰的笑容……